您的位置:

首页  »  公车小说  »  海马公公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海马公公
王家在县城是一个旺族,王楠的父亲王海马生了4个儿女,老大和老二都是女儿都已经出嫁了,老三就是王楠,老四还没结婚。

  王海马是一家小煤矿的老板,那出产一种优质的焦煤,由于品质好,使王家在几年之内就变得非常富有。三层小洋楼布置了当时最前卫的装修,一个若大的院子种了许多的花草,公公和婆婆住一楼,我和丈夫住二楼,老四住三楼。

  结婚后我辞去了五金店的工作,开始我那富足而幸福的生活。

  一年后,我的孩子出生了。又是一年,王老四结婚了。数年后我的婆婆去世了,海马公公就让我丈夫接管了小煤矿。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我丈夫开始忙于业务,有时呆在煤矿管生产,有时又要外出找客户,有时还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讨货款。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而操屄的机会就更少。这些我并不计较,我尽心地照顾好他的家人和我们的孩子,我也会帮他打点一些业务,如记记帐呀,发工资呀,买一些小配件呀之类的事,我们比以前辛苦多了但我很满足。

  然而在我身边不断有人提醒我,我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开始不相信,因为我们曾经那么的相爱。后来我发现他很少回家并经常和一个叫小丽的女孩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我将他们捉奸在床,我才知道事情已经很严重了。

  我想和他离婚,但是我们的孩子才三岁,离婚之后孩子是很可怜的,我忍下了。我继续做我的家庭主妇,我的一切希望全部寄托在我的儿子上了,我渴望我的儿子将来为我争气。

  我公公也知道了我们的事,他很气愤,每当我丈夫回家的时候公公就会指责他:“臭小子,你这是怎么了,放着这么好的媳妇在家,却在外面找女人,你真混呀!”

  尽管我用尽了我的温柔,海马公公用尽了他的严厉,但丈夫仍不回头,经常夜不归宿。

  此时我的儿子开始上幼儿园了,我更加的忙碌。公公可怜我们母子,就经常帮我做家务,还有矿上的业务也会帮忙打点,就这样我和海马公公的关系变得更亲切。

  公公每天都有说有笑,而我也轻松了许多,然而在这种轻松之中我感到有些不正常,那就是海马公公经常盯着我的胸脯看,我的臀部更是他关注的焦点。难道他想……我不敢想,慢慢的我习惯了,也不在意了。有时我还故意逗他,他盯着我的胸,我就挺起胸,偶尔还解开一个扣子让他过过干瘾,又不让他过足瘾。看到他咽口水的动作我感到很刺激,一种久违了的兴奋让我觉得满足。

  这以后,海马公公就更加卖力地帮我做家务,同时公公的一些言行也变得愈加明显了。

  一天我去幼儿园接儿子,天下起雨来,我打电话给公公让他收一下衣服。当我回到家,我发现海马公公一手拿着我的内裤一手在内裤的裆部摸呀摸的。看到他的神情那么的投入,我明白了:公公是在想我的屄,海马公公是在想他儿媳妇的小屄屄呀。

  我脸红了,赶紧过去将衣服收好。公公也很不好意思,就去拖地。海马公公的肌肉伴随拖地的动作一起一伏,50多岁的人了身体还这么硬朗,这么有力。

  我呆呆地看着,心里竟发奇想:“婆婆死后,公公这二年有没有操过屄呀?

  要是没操过屄,是不是想操儿媳妇的屄呀?如果他要和我操屄,他的鸡巴还有没有用呀?”想着想着,我下面流出了许多的淫水,我的屄屄出奇地痒,我想要和男人操屄。

  “媳妇,你怎么了?”公公可能看到我的异样。

  我赶紧说:“我要做饭了,我先去洗菜。”说着我拿了一把通心菜到厨房去洗。

  这时海马公公拖完了地来帮我了,他从我身边走过,一只手冷不丁地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

  这怎么了,公公呀,这么宽的过道你怎么会觉得挤,还要摸媳妇的屁股?我静静地等着他的下一步,然而公公没有下一步。

  以后的几天,他总是来帮我做这做那,我的屁股每天都要让他摸好几次,每次都撩起我的欲火,每次都让我心火难消。我知道海马公公是想操我,但有色心而没色胆,看来我得主动一点了。

  又是一天,海马公公的手又一次摸上了我的屁股。

  我趁机说:“公公呀,你这么喜欢女人,为什么不再讨一个?”

  “难呀,年龄小的人家不要我,年龄大的我不喜欢。”海马公公一边和我聊一边用二个手在我屁股上乱摸。

  “那你可以去找小姐呀。”

  “我怕碰上有病的。”

  “是呀,家里有一个现成的好女人,你是不是在想她呀?”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海马公公的手就从我的屁股下面伸了过来,他用力地摸着我的屄屄。

  “公公,不行呀,这是乱伦呀!”

  “别管了,媳妇,先杀杀火再说吧,我们俩都这样苦熬着也不是办法呀。”

  公公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脱下了我的裤子,挺着他那根男人的大鸡巴就从屁股后面插入了我那淫水泛滥的浪屄里。

  海马公公先是一下一下地慢慢地插,过了几分钟就变成了一阵猛插。公公那耐用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不停地缓插,慢插,狂操,猛操。我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酥酥麻麻,麻麻痒痒,痒痒酥酥的快感。

  从那天开始,公公从不让我的屄屄浪费:有时我在厨房做饭,他就会从后面抬起我的一条腿操进来;有时我正在做家务,他就会把我抱住按在沙发上操;有时我正在睡觉他会钻进我的被子将我操醒;更多的时候是一到天黑他就把我拉入他的房间,整夜地操我。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怕屄痒了,因为我有一根最好的止痒棒——那就是海马公公的大鸡巴。

  ……【完】